中新網北京10月3日電(上官雲) 9月29日,一則“關於人藝話劇《公民》的聲明”在網上流傳開來,該聲明發出者、溥儀四弟溥任的特別授權代理人黎園於其中指出以“末代皇帝”溥儀及其妻子婉容為主角的話劇《公民》存在大量失實情節。10月2日,郭布羅·曼若(又名郭曼若,婉容弟弟郭布羅·潤麒之女、溥儀外甥女)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認為劇中存在失實情節,污衊愛新覺羅家族,傷害在世親屬的感情;幾乎就在同時,溥儀侄子金毓嵐也向媒體發聲,質疑《公民》有醜化溥儀情節。二人均表示希望人藝方面修改劇本,並賠禮道歉。”
  質疑再起:婉容侄女稱《公民》情節失實 要求道歉
  10月1日晚,郭曼若冒雨前去觀看《公民》,觀劇感受則是“氣憤至極”。綜合起來,郭曼若對《公民》的質疑主要集中在情節失實、語言低俗兩個方面。她首先提出,劇中讓溥儀脫褲子,露出花褲衩,這樣的形象刻畫太過惡劣,“掉了褲子儘快提上,這應該是常識。”
  “劇中還出現的愛新覺羅家族集體下跪,沖溥儀喊‘萬歲’的事情更是絕對不可能發生,純屬瞎編。”郭曼若回憶,溥儀特赦回到北京以後,家族中人已成為自食其力的勞動者,她自己便是北京體育場路中學的一名教師,大家都在努力幫助他開始全新的公民生活,“大舅(溥儀)本身也非常討厭舊社會的生活,他當時是十分要求進步的,甚至不願意娶舊時的官家小姐做妻子,而是希望找一個普通勞動者。”
  而劇情中婉容與溥儀另一位妻子譚玉玲見面的情節,據郭曼若瞭解,也完全不存在:“我大舅不願意讓她們會面,大概是怕勾心鬥角。此外,大舅騎自行車是我父親郭布羅·潤麒所教,而非他的英文教師莊士敦;劇中大舅給他最後一位妻子李淑賢下跪並且跪了很長時間、因為性無能打什麼男性荷爾蒙針,也不准確。”
  “我是婉容的親侄女,自小聽家裡人說起她,就是一位知書達理、精通琴棋書畫的大家閨秀。”至於語言低俗方面,郭曼若特別提到了《公民》中讓婉容說出一些語言低俗臺詞,“她不可能說出這樣的‘流氓話’。”
  據此,郭曼若認為,這些失實情節是對溥儀、婉容乃至愛新覺羅家族的污衊,極大傷害二人在世親屬的感情,令人難以接受,部分低俗化語言也並不適合作為臺詞在舞臺上展示給觀眾。郭曼若誠懇的表示,希望人藝方面迅速修改劇本,進而給出合理解釋,並向家族親屬賠禮道歉。
  迴響:親屬指《公民》污衊家人 人藝修改劇情?
  無獨有偶,幾乎就在郭曼若觀劇前後,溥儀侄子、其四弟溥任之子金毓嵐也向法制晚報反映《公民》劇情有醜化溥儀形象之嫌。他認為,劇中讓愛新覺羅家族成員向溥儀下跪磕頭情節是毫無根據的編造,“也是對愛新覺羅家族的集體醜化”,並表示《公民》劇組應該修改相關情節並賠禮道歉。
  郭曼若則認為,作為話劇,有適當的藝術加工可以理解,但如果出現一些歷史知識上的錯誤則會誤導觀眾,“溥儀確實曾經犯過錯誤,這些都可以在戲中體現;一些生活情節上的虛構,比如讓我爺爺(榮源)在戰犯管理所給他端飯等,都行得通。但與史料嚴重不符的,就不能隨意表現。”
  就《公民》來說,郭曼若稱,人藝方面應該在演出前與親屬溝通,征求意見,這樣才能把戲排的更好,“不可否認,馮遠征(《公民》溥儀的扮演者)的演技很好,扮相也與我大舅神似,但排戲不能為了追求收視率而說一些無中生有的事情。”
  此前,人藝黨委書記馬欣曾對媒體表示,《公民》不會停演,“我們完全信任作者,會和作者再次溝通。話劇本來就是邊演邊改的藝術,我們會將聲明當作觀眾的正常反饋。”
  而《公民》的編劇孟冰對此事則未作出回應,他對媒體稱需要和人藝溝通之後,由劇院做出一致回應。
  雖則如此,據10月1日晚偕郭曼若一同觀劇的黎園透露,當晚上演的《公民》已將之前“溥儀三次掉褲子”的情節改為一次,並表示這種改動值得肯定。根據瞭解到的一些情況,記者分三次致電人藝宣傳負責人白艷女士,想就相關細節進行核實,但電話均無人接聽。
  存疑:婉容“私通”情節究竟是否屬實?
  除了親屬對《公民》劇情的以上質疑,目前仍存疑慮與可商榷之處的,當屬“婉容究竟是否有私通之事”。這件在影視劇中被多次渲染的事件,在郭曼若的印象中,家裡卻從未有人認為婉容有過“私通私生”的問題,“家族中也沒人談起該事。以前像《末代皇后》這些影視劇演繹過這些事情,我父親還非常生氣。”
  黎園則認為,有關皇后婉容“私通”的說法來自《公民》歷史顧問王慶祥的一部作品,後來被改編為《末代皇后》一劇,裡面對此事有大篇幅的渲染;隨後的一些影視劇對此都有提及,但多數內容均是道聽途說。
  “當時王慶祥方還提供了一份證詞,是他採訪溥儀最後的一位隨侍所講:皇后私通之事‘子虛烏有’,跟自己書中的說法截然相反,這樣的研究內容如何令人信服?”黎園稱。
 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,“末代皇后”郭布羅·婉容出身顯赫,思想開明的父親又為其聘請西方老師,正因如此,黎園表示,這樣一個深受傳統文化熏陶與西式教育的少女,即便後來在偽滿因飽受折磨而精神崩潰,也很難想像會她會出“私通”這樣的失德之事。
  “溥儀二弟溥傑先生在世之時,還曾與潤麒聯名寫信向上反映此事。”隨後,黎園通過郵件向記者發來溥傑親筆信等大量資料作為證據,並表示實在不忍這位可悲可憐的女性辭世幾十年後仍被潑污水,“她不過是個歷史的犧牲品罷了。”
  截至發稿,記者未能聯繫到王慶祥請其置評。
(原標題:婉容侄女、溥儀侄子批人藝話劇污衊家人 要求道歉)
(編輯:SN117)
創作者介紹

1903

jw38jwtc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