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者昨日從浙江省檢察院獲得證實,浙江大學副校長禇健因涉嫌經濟問題已被批准逮捕,目前案件仍在偵查之中。據悉,禇健1963年生,曾於1999年被聘為“長江學者獎勵計劃”首批特聘教授,同年任浙江大學先進控制研究所所長。2005年任浙江大學黨委常委、副校長。曾當選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。據新華社    
  我們曾經把大學校園稱作“象牙塔”,因為那裡是社會的一片凈土,保留著理想主義的高貴與純潔。但是現如今,貪腐之風卻頻頻進入校園,社會上的一些腐敗現象總能在大學里找到。在大學忙著擴招、擴建,教授們學而優則仕,官員們仕而優則學的過程中,部分高校逐漸迷失了自己。
  就像一些地方的交通廳長“前赴後繼”,高校的後勤基建部門也成了腐敗的重災區。國家加大對高等院校投入,本是為了大學教育獲得長足發展,但總有一些事情和這一美好願望背道而馳,“大學之大”成了廳堂之大、腐敗大案之大。但實際上,“一流大學”和“一流大樓”、“一流大門”之間完全不能畫上等號,重視高等教育和“砸錢”之間也沒有必然的關係。
  遙想當年,西南聯大是在民族危難之際組合的“臨時大學”,學生們在廟宇或簡易平房上課,教授住土坯農舍,入不敷出。但是,這個大學卻在8年間創造了教育史上的奇跡:西南聯大培養的學生當中涌現出了兩個諾貝爾獎獲得者、7個“兩彈一星”功勛科學家和172個中外籍院士。
  今天,面對高校擴建所帶來的腐敗問題,我們在探討監管制度、財務制度的同時,是不是也該想想:我們的高校最需要的究竟是什麼?給地、給錢究竟是愛它還是害它?
  和後勤基建腐敗並行的,是招生腐敗、學術腐敗。高校是一個教書育人的地方,所以高校的腐敗還不僅僅是其自身的腐敗問題,它還有可能成為一個傳播腐敗病毒的“策源地”,通過學生的聚集與離開,導致整個社會上相關問題的加劇。
  正如廈門大學教授易中天此前對媒體所說,高校應該“影響社會並給社會一個底線”。所以,遏制高校腐敗,不能僅僅從完善財務監管的層面去下工夫,還應該徹底重建高校的大學精神,努力讓其復歸“象牙塔”的純凈狀態。
  把高校變回象牙塔,就要建立現代大學制度,徹底去掉高校的“行政化”,別再讓那裡和“衙門”一樣,別再讓學術圈與官場“融會貫通”。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薑明安建言的:中國高校需要去行政化,可實行董事會制度,高校領導可以通過選舉產生,也可以由董事會來聘任選派。
  近些年來,“為什麼中國出不了大師”這個“錢學森之問”一直在困惑著我們,其實這個問題和高校腐敗案頻發是一個硬幣的兩面。當高校當中流行權力至上、金錢至上,只出腐敗案而不出大師也就沒有了懸念。
  權力缺乏監管導致了腐敗,權力大於學術讓高校變成了衙門,金錢至上也讓導師變成了“老闆”。要遏制高校腐敗,讓大學走回象牙塔,顯然需要更深層、更頂層的設計與方案。我們期待的,不僅僅是高校的腐敗案少一點,還期待我們的高校找回“大學精神”,找回那些未曾被銅臭所腐蝕的理想。
  本報評論員 龐嵐
(原標題:遏制高校腐敗 找回“大學精神” )
(編輯:SN093)
創作者介紹

jw38jwtc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